农药化肥双减影响粮食生产吗?

时间:2021-04-24 09:46:05

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2015年以来,农业农村部组织开展化肥农药使用量零增长行动,经过5年的实施,截至2020年底,我国化肥农药减量增效已顺利实现预期目标,化肥农药使用量显著减少,化肥农药利用率明显提升。
农药、化肥使用量减少后,会不会影响粮食生产?我国农药使用情况在世界上处于何种水平?对于这些备受关注的问题,中国工程院院士、贵州大学校长宋宝安、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张福锁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均表示,化肥农药用量双减控制在合理范围内不会影响粮食生产,会推动农业实现高质量绿色发展。
农业丰收离不开农药科学合理使用农药为绿色农业“打底”
过去,农户安全使用农药的意识淡薄,乱用、滥用农药的现象时有发生。宋宝安坦言,上世纪中后期,我国生产的农药品种主要是高毒的有机磷类杀虫剂。进入新世纪以后,“高毒农药”已经逐步被淘汰。但目前不少人对农药残毒问题仍陷入误区之中,认为只要使用农药,就必然危害健康。
“其实,我国的农药登记是很严格的,特别是在新的农药登记管理条例实施以后,一个化合物要经过毒理学、药效、残留和环境影响等一系列试验,符合条件方能取得在相应的作物上防治相应病虫害的农药登记。对人、畜、天敌和环境有害的化合物是拒绝登记的。”宋宝安表示,评价农产品是否安全的标准不在于有没有用农药,而是农药使用是否规范、残留是否在允许范围,判断农药残毒是否对健康产生不利影响,需要和剂量相联系,使用科学、规范,就安全可控。
宋宝安认为,只要科学合理使用农药,严格执行安全间隔期和限制用药范围,农药残留是可以降解到安全标准范围内的,因而产品也是安全的。“人生病要用药治疗。同样,庄稼有病虫了,也需要使用农药防虫治病。我国的农业丰收离不开农药,否则就会遭受病虫灾害,会减产减收,会饿肚子。”
截至目前,我国国内使用的600多个农药化合物中,90%以上的品种实现本土化生产,50多个农药品种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宋宝安表示,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在绿色农药的创制研究方面仍有较大的差距。“需要全社会关心支持农药行业发展,加强高效、低毒、低风险农药的原始创新,瞄准绿色农业发展需求,研发更多的环保型、无害化绿色农药。”
淘汰低效、高毒、高残留农药注重农产品质量安全
我国的生态农业建设已经从“求生存、盼温饱、富起来”阶段转为“求生态、盼环保、美起来”的阶段,传统农药已不能满足农业生态文明要求。“十三五”期间,农作物农药使用量从29.99万吨(折百)下降到26万吨以内,全国农作物农药使用总量连续4年实现负增长,同时出口量连续4年正增长。
宋宝安表示,农药的减量并不是以牺牲作物产量和防治病虫害效果为代价,而是在淘汰低效、高毒、高残留品种、提升农药利用率和用高效、环境友好型绿色农药和生物农药新品种替代低效老旧品种的基础上,进行合理使用与科学防控。
“我们既要看到农药是应对暴发性、毁灭性病虫草鼠害很有效的防控‘武器’,是保证国家粮食安全的重要战略性物资,但也不能忽视现有农药对人类健康和环境生态产生的负面影响等问题。”宋宝安指出,要处理好农作物产量和质量的关系,需要通过提高科学用药水平,推进农药减施增效,发展高效、低残留、生态友好的绿色农药和生物农药,更加注重农产品质量安全将是社会发展的必然选择。
自“双减行动”以来,我国粮食连年丰收,粮食生产稳步提升。农产品产量得到保障的同时,质量安全水平也得到了显著提升,蔬菜、水果、茶叶等主要农产品农药残留合格率稳定在97%以上。“质量兴农、绿色兴农”以及“绿色高质量发展”已成为行业共识,农业生产由过去单纯追逐产量,转变为注重产量和质量、关注民生福祉和生命健康安全的和谐绿色发展。
从当前的农业发展来看,还需要在绿色农药创新和科学用药方面久久为功,持续不断的坚持下去。”宋宝安表示,一是要加强农药科技创新,提高农药质量和使用技术,全面普及科学安全用药技术;二是要农药绿色发展政策扶持,深度推进农药减量增效和农残控制;三要完善农药使用监管制度,明确农药使用者的责任和义务,规范农药使用行为;四要加强基层病虫害防治体系建设,不断提升科学使用农药指导服务能力,强化安全用药技术培训,推广综合防治新技术,力求做到科学选药、精准施药、安全用药,着力解决农民防病治虫难题。
控制化肥用量要以技术创新为前提与其他措施配合实现增产
化肥是高效的营养物质,包括氮、磷、钾、钙、镁、硫、铁、锰、铜、锌、钼、氯等元素。通过施用化肥,为作物和土壤提供养分,提高农业生产力,满足人类营养和健康需要。
“化肥用量要控制在合理范围内,既不能多,也不能少。”张福锁表示,目前,我国初步构建了小麦、玉米、水稻三大粮食作物用肥指标,如水稻氮肥安全用量为每亩7—12公斤,小麦每亩5—19公斤,玉米每亩8—19公斤。
张福锁认为,施肥不能盲目。一方面要把不合理的、过高的化肥用量降下来;另一方面,用量合理的地方要保持,用量少的地方还要提高一些。“减少化肥施用量不是简单的做减法。要减少某些过量投入的元素,如有些地方氮磷钾等大量元素过量比较普遍,也要考虑增加有机肥还田,以及补充钙镁锌等中微量元素肥料。”
在张福锁看来,控制化肥用量要以技术创新为前提。要应用新的技术途径,采用适合的肥料产品,也要考虑化肥与有机肥等产品的配合,同时采用机械化深施等方式提高肥料利用率。
此外,控制化肥用量要与其他措施配合实现增产。“化肥控制到合理用量比过量施肥更容易获得高产。”张福锁解释说,因为过量施肥往往抑制根系等生物潜力的发挥,从而导致产量不高。“过去十多年的试验证明,控制化肥用量在合理水平,通过优良品种选择、播种技术调控、土壤改良措施、植保技术和灌溉技术优化,小麦、玉米、水稻可以增产18%—35%。”

来源:人民网


版权所有:天地龙控股集团